探索民主精神的殉道者——闻一多-中国民主同盟黑龙江省委员会_bet365-体育投注_英超_365体育投注真人视讯_365体育投注提款问题
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 | 联系我们
你目前的位置 >> 首页 > 盟员作品

探索民主精神的殉道者——闻一多

来源:李 雪 时间:2015/3/6 10:09:16 点击:3636次

在中国民主同盟的历史上,闻一多是一位卓越的领导人,又是一名杰出的战士。但是他和民盟的结缘还是带有传奇色彩的。当时,闻一多好友吴晗已经参加了民盟,有一天,他到闻一多所在昆华中学的宿舍交谈,问他是否愿意参加民盟。闻一多当即回答:要参加就参加共产党。组织上认为闻一多目前参加民盟有利于在民主运动中发挥作用。闻一多自己说过“今天客观的情势不是在逼迫着每一个中国人,为他自己生存的条件和生存的权利,不得不加入一个团体来奋斗吗?而且这逼迫不是正在一天天的加紧吗?我们知道我们自己便是这样逼出来的,而我也相信,照这样下去,是会逼到每一个人头上来的。”从那以后,他对身边的人,如研究生季镇淮就说得更明确了:“我参加民盟了,你也参加吧。我们都是要参加共产党的。现在党的意思,民盟出面工作有方便处。因为,党与云南地方上有不成文的协定,共产党不公开出面活动,由民盟出面活动。”在当时的革命统一战线中,民主同盟是一支活跃的力量,特别是在高级知识分子之中影响更大。民盟的活动,政治倾向十分鲜明。这一点得到人民大众的支持。闻一多反对走第三条道路”,他主张在国共两党之间“要做个明是非的人”。一次宴会上,有一个学者当着闻一多的面挑衅说:你们民盟是共产党的尾巴吗?闻一多当即坦然地回答:共产党从事的是正义的事业。这个尾巴有什么不好,有头有尾。我相信我们是人民的尾巴,我们还要把尾巴摇下去呢。”过了一会儿,他又轻蔑地说。“当了反动派的尾巴就不好了。”

闻一多有高度的革命责任感和自我牺牲精神,工作积极热情。闻一多做民盟的工作,完全象他研究学术那样认诞、细致。那时候,昆明的教授家里没有电话,连民主周刊社也不装电话,要通知开会,他就自己跑。要请人在各种宣言上签名非得讲清缘由,于是,也得他自己去跑。文件的起草、润色修改等经常是闻一多的事。1944年的《双十宣言》和护国纪念宣言,就是由吴晗起草,闻一多润色并誊清的。有时,同志们见他实在太忙了,关心地问他。这次干得过来吗?”他总是笑着说。行。谁让我当语文教员的啊!”有一次,起草一个抗议国民党反动派暴行的文件,其中有“反动派还在张开狗嘴狂吠”这样的句子,闻一多把“狗嘴狂吠”去掉了,并且告诉起草人他为什么这么改。他说:我们是有我们的身分的人。”但他的性格又是刚性的,心里不高兴,脸上就看得出来。他藏不住话,受不住气。可是,在做别人的思想工作时,工作的热情和责任感促使他能娓娓而谈,晓之于理,动之以情,使人不得不服。闻一多很清楚:高级知识分子即使对反动派有了认识,对参加群众性的民主运动也有所顾惧。因而,他总是现身说法,予以引导,甚至说:“怕什么,我早年还是新月派呢!”所以,他在教授中的政治威信很高。每当遇到政治斗争的风云变幻,或有什么文件需要签名时,朱自清就先问别人:“闻先生签名了没有?”费孝通称赞闻一多:“榜样是最好的引导”。知识分子的个体劳动,容易使人养成独来独往的习惯。闻一多过去在清华教书时,闭门谢客,有信不回,这是平常的事。可是,自从参加民主运动以后,他完全变了样,不以师长自居,在斗争中是一个真诚的同志、慈爱的长辈。在民盟的集体生活中,他勇于表露自己的意见,讨论问题时可以争得面红耳赤,但一旦形成决议,即使与他原来的意见相左,他也能愉快地服从,全无忸怩作态的酸气。闻一多参加民主运动义所当为、毅然为之、全力以赴。他希望中国人民及早得到解放。对他由衷热爱的学术工作,他心里还是念念不忘的。所以,他常对亲密的朋友说:“在民主运动能获得相当的成功以后,我还是回到书斋中去做我的研究工作,但是,在今天,在奋斗中,我只好站在最前线,我不能后退。”

民盟全国总工会主席李公朴到昆明与闻一多商讨民盟活动,使昆明警方紧张。当李公朴在青云街口上被刺死后,有人警告他,说他的名字千真万确地就是黑名单上的第二名。闻一多听了这些话,平静地笑了笑说:“事已至此,我不出去,则诸事停顿,何以慰死者?”于是他继续办理民盟事务,在云南大学至公堂举行的李公朴追悼会上,闻一多登台演讲:“李先生犯了什么罪?竟遭此毒手?今天这里有没有特务?你站出来,是好汉的站出来!你出来讲!凭什么要杀李先生?杀死了人又不敢承认,还要污蔑人,说什么桃色事件,说什么共产党杀共产党,无耻啊!无耻啊!他用情感激烈的冲动而嘶哑的声音,毫无顾忌地指责暗杀李公朴的人。他面对刽子手的狞笑、特务的枪口,勇敢攻击毫不屈服,这是一场短兵相接的严酷的搏斗。他说:“我们有这个信心,人民的力量是要胜利的,真理是永远存在的,历史上没有一个反人民的势力不被人民毁灭的!”闻一多的演说,代表了他的人格、他的作风、他的光辉思想。闻一多是献身争取各民族平等、民主自由的崇高事业。他的演讲是用鲜血和生命写成的奇文,是闻一多在白色恐怖重压下进行英勇斗争喊出的最后声音。作为一名知识分子,民主战士,在激烈的斗争中,我们看到了他发挥的完美,看到了他生命的真正意义。他在最黑暗的时期迎接光明的到来,宁肯倒下也不屈服,表现了以为民主战士气贯长虹的殉道精神。有如《红烛》片段:

红烛啊!

既制了,便烧着!

烧吧!烧吧!

烧破世人的梦,

烧沸世人的血——

也救出他们的灵魂,

也捣破他们的监狱!

红烛啊!

你心火发光之期,

正是泪流开始之日。

燃烧的“红烛”不再是单纯的自我奉献的象征,不是有情人的悠长的情愫,他是时代精神的化身,他是力量、是英雄、是时代的呐喊!

谢谢大家!



中国民主同盟黑龙江省委员会



Copyright © 2013-2017 hljmm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黑ICP备14000676号